初衷是绝对不能放手的东西

初衷是绝对不能放手的东西

成为跑腿专家

从美国回到日本的二十岁出头时,我开始做书籍相关工作,但得到的收入无法养活自己,即使在跳蚤市场卖国外杂誌,收入也很微薄。带着视觉书和摄影师、设计师见面很愉快,却无法为我带来稳定收入。

于是,每週差不多有一半的时间,我都会早起去高田马场的一个小公园。

那里有人专门仲介「道路工程,日薪八千圆!」之类的临时粗活。

应徵者通常都是有隐情的人、游民、外国人或没有户籍的人,全都来路不明。

前来应徵的人中,有些人明显抱病前来,也有人一身酒气。虽然在世人眼中,那是最底层的工作,但大家都想赚钱,所以很希望被挑中。

我在这些人中年纪最轻,也很有体力,所以每次都可以接到工作。但是,不知道工作地点就跳上车后,等待我的当然都是严酷的粗活。

为了多赚一百日圆,我卖命工作。现场的工头叫住我:

「小兄弟,你明天要不要来?」

「如果被挑中,我就会来!」我回答,工头对我说,不必经过仲介人,可以直接到工地现场。这幺一来,我就不必一大清早去高田马场等候,省了不少事。渐渐地,工头每天都找我去,我很开心,工作也更认真了。

虽然我是受僱干粗活,但他们也会找我去做一些和工作无关的跑腿差事,而我也总是不厌其烦地随叫随到。

有时候别人叫我:「帮我去买罐咖啡。」我立刻大声回答:「好!」跑去买了咖啡。当我把冰咖啡递给工头时,还不忘说一句:「我买回来了,请喝吧!」于是,就有人问:「你没买自己的份吗?那这个给你。」我欣喜若狂,更乐于为大家跑腿。

没多久,他们对我的称呼,从「小兄弟」变成了「松浦」。这是一件很值得惊讶的事。

因为工地的人不可能记住这种粗活临时工的名字,受僱的临时工也常因有不可告人之事而使用假名。「咦?那个大个子,之前不是自称是小川吗?今天怎幺变成了高桥?」之类的事司空见惯。

在这种环境下,别人居然记住了我的名字,而且,有时候还会交代我一些事,「松浦,明天需要比较多的人手,你找几个朋友来。」这件事为我带来的快乐不亚于和摄影师一起聊二十世纪的艺术。

当时,我并没有特别注意,一直到后来才发现,我之所以在工地受到特别照顾,在书的工作上得到很多人的帮助,是因为我无论做什幺事,都很认真投入。我的「初衷」获得了众人的赏识。

无论到了几岁,无论从事怎样的工作,无论身处怎样的立场,都不能缺乏「初衷」。

年轻并不等于初衷。刚踏入社会的新鲜人未必有初衷,经验老道的专家却可能保有初衷。

经验让我觉得「一旦忘记初衷就完了」,我经常提醒自己,初衷是绝对不能放手的东西。

认真打招呼。认真回应。

无论做任何事,都要不忘初衷,认真投入。

无论事大事小,都要认真对待。

要为遇到新事物高兴,要坦诚表现想要好好努力的心情。

于是,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逐渐蒙尘的初衷,就会再度绽放光芒,这幺一来,就太可喜可贺了—面对原本已经习以为常的事物,会再度产生新鲜感。

虽然初衷是理所当然的小事,然而我相信,一旦缺乏初衷,就不会有人真心相待。

「初衷」是所有一切的起点—。

即使只有针尖那幺大,但一个机会往往可以带来另一个机会。无论任何事,当别人有所託付时,就是机会。

如果某人泡的茶比任何人都好喝,难道不会对他产生好感?难道不会希望有朝一日,让他有更大的发挥空间?

摘自《放下包袱的轻生活练习》

Photo:Pink Sherbet Photography, CC Licensed.

初衷是绝对不能放手的东西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