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爱因斯坦」曾为显示架构代号之一,NVIDIA仍不急着推出7

NVIDIA过去在主流发展的显示架构多半会以历史上知名科学家为名,例如去年提出的Turing (图灵),以及更早之前的Volta (伏特),甚至是接下来可能準备揭晓的Ampère (安培)。而在GTC 2019展开首日中,NVIDIA除了分享一些内部研究项目,例如可透过简单涂鸦即可藉由人工智慧快速呈现拟真风景的GauGAN,更透露过去曾经投入名为Einstein (爱因斯坦)的研究项目。

Nvidia执行长黄仁勋

过去NVIDIA曾经传出可能会以Einstein作为新显示架构代号,并且可能作为Maxwell显示架构后继设计,但后续则似乎因故改为Volta,并且更因产品发展需求加入名为Pascal的显示架构。

而从目前NVIDIA的显示架构发展规划来看,显然接下来应该不太可能会採用Einstein名称。

在此次GTC 2019主题演讲中,NVIDIA执行长黄仁勋并未如市场预期透露7nm製程产品发展动态,或是公布名为Ampère的显示架构,或许会等到7月底举办的SIGGRAPH 2019才会有更进一步消息。

若依照去年选在SIGGRAPH 2018公布Turing显示架构与Quadro专业绘图卡产品,并且在后续于德国科隆电玩展公布面向消费市场的GeForce RTX20系列显示卡,加上目前还有部分採用Turing显示架构的产品準备上市情况来看,NVIDIA再次选择于SIGGRAPH展期公布全新显示架构的可能性不低。

不过,考虑目前与AMD于显示卡市场竞争差距来看,纵使AMD积极抢进台积电7nm製程应用布局,但显然NVIDIA仍不急着跟进採用7nm製程技术,而是选择以相对稳定的12nm製程推行产品,藉此换取显示运作效能的稳定表现,同时也能在产能与生产成本之间达成平衡。

至于面对竞争对手AMD批评藉由微软DirectX 12或第三方游戏引擎配合之下,透过本身7nm製程显示卡运算效能表现也能发挥拟真的即时光影追迹表现,NVIDIA显然是将重心摆放藉由Turing显示架构内整合的RT Cores与Tensor Cores设计,进而对应渲染效率更高的即时光影拟真表现,不仅进一步让玩家可以更容易感受明显的画面呈现张力差异,更能吸引更多内容创作者、电影工作室青睐。

但为了避免AMD持续在游戏市场扩张显示卡市佔,NVIDIA在此次GTC 2019与GDC 2019期间也宣布将藉由驱动程式更新,让部分採用Volta显示架构的Titan V,或是Pascal显示架构的旧款GeForce系列显示卡也能藉由本身效能,搭配微软DirectX 12或Unity等游戏引擎发挥一定程度表现的即时光影追蹤效果,就连不久前推出的GeForce GTX16系列显示卡也能支援RTX即时光影追迹表现应用。

你也许会想看以下内容:…苹果与罗技合作等同Apple…Google透过KaiOS让更多功能手机也能体验Google…显示架构nvidia产品表现显示卡製程nm藉由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阅读